ブログ

關於元24小時超馬世界王者・監製及負責的智慧型手機app幸福洗腦②

這次部落格的文章是接續上回關於元24小時超馬世界王者・監製及負責的智慧型手機app幸福洗腦的續篇。

如何不讓品牌名聲下滑

我所至做的幸福洗腦APP就誠如我在東方收音機中田敦彦的幸福品牌所學之事文章中所述,這次極速作成的「幸福洗脳」APP並非搭載了多樣複雜的機能,也不是利用嶄新的圖表來實施。

但是價格需要600日圓

 

如單就app的機能來看.就算潮牌的「幸福洗脳」比Supreme還潮,但這價錢就算被認定偏貴

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吧。就現況來說。

最後我從中田先生的廣播節目中所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商業行為必須是建立在於下苦工及努力確實計算出可獲得利益的價格,並且那個價格是可激起讓消費者消費慾望上。

 

我到這個年紀才能確實理解那一直被當作為理所當然之事。

當然,也是可用無償的方式將app公開讓多數大眾使用,可邊賺廣告費的同時也可以讓活動知名度上升,

但對我來說那就不算是用著幸福洗腦的品牌的商業行為。

中田先生自己於廣播節目的首播中野說過,薄利多銷的手法上反而會讓人喪失追求創造品牌價值的功夫及努力。

因此,APP的就格就是600日圓。

而客群就是那些擁有具體的夢想及目標之人。

為了讓人們樂意的付出這600日圓,我也將絞盡腦汁來創作當中教材。

 

潮牌幸福洗腦的真正魅力

我自己針對提昇App的利用價值做了以下的預定行程

・於instagram內創立馬拉松社團的運作

・藉由有具體成果產出的馬拉松跑者的視點來製作影片

・針對中田敦彦先生的沙龍會員的專門使用提案

在這我也將寫下究竟為何我會深感朝牌幸福洗腦的魅力的理由。

總而言之,就如同中田先生於廣播節目初期所述,用幸福洗腦來創作漫畫或是構想遊戲以及相關樂曲的理念。

而我只是單純想到了。阿~如果有那樣的產物的話,應該是可以與小朋友們一起同樂吧。

而我所提到的小朋友,其實就是每年我用路跑的方式去見面的兒童養護設施內的小朋友。

與這些合我有著過去有共同經歷的機構的孩子們的互動就是我作為運動員的力量的泉源。

然而兩年前,我跑至埼玉的機構所拜訪的孩子們相當喜歡東方收音機(radio fiash)的「perfect human」的歌曲。

而我最寫信至中田先生的廣播節目的動機也僅是因此而已。

而由幸福洗腦所預定衍生出之卡片遊戲的提案,則是由2004-08年所播放的綜藝節目「逃走中」的節目製作人高瀬敦也先生與中田先生所聯繫後所發展出的提案,然而逃走中這節目也是與我過去有關連的男性所最喜愛之節目。

然而只要能募集500萬日圓的話就可能可以創做出幸福洗腦的漫畫。而印象則像是類似死亡筆記本般令人興奮的心理戰。

結論上來說,我就只是喜歡可以讓孩子慢露出笑容的大人。況且我本身也喜歡小孩子。

 

關於屁孩與成人的差異

基本上都是人類所以根本上就是會 怠惰 厭煩及遺忘,做了許多是後會疲憊。也會犯錯。

而我也是

再把這事放到跑步這件事上來說,我也是相當能理解,有著「跑步只是自我娛樂的興趣,並不想要被說需要背負那樣重的責任感啦」的觀念的人是壓倒性的佔多數。

的確,若只是在不受傷的範圍內並且不拘泥成績時間的輕鬆跑的話,就不需要我的教材也不用特地購買我的APP

但是,人類並非是那樣的。

就算只是想著「我的目的只是在不想勉強自己並在不受傷的情況下享受跑步」,一旦享受到了馬拉松的樂趣後其實就都已經太晚了,因為人會違背自己的想法,而開始為了成就感而開始追求延長距離或者是路跑時間,最後大部分的跑者都會不自主的勉強自己。

因為人類都是有成長欲望及競爭本能的,所以身為職業講師我則會一直反覆的告誡各位

「那麼,來好好的防止故障吧」

換言之,拿對小朋友當例子來說的話,就跟「不想蛀牙的話就好好確實的刷牙」這件事完全一樣。

就這個場合拿屁孩跟成人的差異來說的話,首先,對於從父母所獲得的身體自己有確實的負起責任了嗎?

養護設施內的孩子們,也有人從小出生成長後是無抱著感謝雙親之心,進而有著自殘的行為。

若您是由很棒的父母所養育而成的成人的話,請務必活用我接下來製作出來的教材,希望能展現場獨立自己的馬拉松讓周遭人員知曉.就算是運用在跑步以外的生存方式也是可以

這是身為元24小時超馬世界冠軍的我的請求。

單然,這是您感到這教材是值得付費購買的情況下即可。

 

関連記事

ページ上部へ戻る